品牌介绍
查看详情
巨匠团队
查看详情
品牌荣誉
查看详情
品牌刊物
查看详情
品牌视频
查看详情
艺术馆
查看详情
客厅系列
查看详情
餐厅系列
查看详情
卧室系列
查看详情
书房系列
查看详情
茶室系列
查看详情
大果紫檀
查看详情
工艺大师
查看详情
非遗技艺
查看详情
媒体报道
查看详情
大师报道
查看详情
招贤纳士
查看详情
加盟优势 查看详情
加盟申请 查看详情
服务保障 查看详情
售后服务 查看详情
联系我们 查看详情
荣誉 家·国寿 视频 艺术馆 工厂 大师
巾帽,头上的“革命”
信息来源:国寿红木家具 更新时间:2017-09-06

头上戴什么,对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男子很重要,因此古时有“衣冠之制”。古代男子首服首推冠冕。然而“冠冕堂皇”便要恪守礼制,于是也有一些人宁愿“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在抛弃冠冕的日子里,风情万种的头巾,千奇百怪的幞头,和花样百出的帽子,共同发动了一场头上的“时尚革命”。


    最炫头巾风

    如果形容一个人表面庄严体面、正大,而实非如此的话,用4个字就能解决——冠冕堂皇。冠冕是古代官员和皇帝戴的帽子,乃身份的象征。那么不当官的人戴什么呢?头巾。而“帻”(zé),是古人对头巾的称呼。

    从东汉到魏晋,社会掀起了时尚审美大变革。人们崇尚的是风流潇洒、不滞于物、不拘礼节。冠冕被看作是礼制束缚的代言,而幅巾则是个性解放的象征,于是文人士大夫也以着巾为荣。

    名士是那个时代的时尚风向标,东汉名士郭林宗就曾制造过一次头巾新风尚的流行。据说有一天他裹着头巾外出,正好碰上下雨,头巾也被打湿散开形成一角。然而如此囧状,被仰慕者看见后,仍觉得偶像好有型:不拘一格、洒脱倜傥,不愧为一代名士,总之是非常特别,于是也学着郭林宗的样子故意将头巾折出一角。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居然传成了一时风尚,曰“林宗巾”。南朝文学家吴均还赋诗对“林宗巾”大加赞赏,他在《赠周散骑与嗣》中道:“唯安莱芜甑,兼慕林宗巾”。


    其实最具传播力的戴头巾者,乃摇着羽毛扇的诸葛亮——“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纶巾也是头巾的一种,用青色丝带编织而成。诸葛亮气度非凡的形象珠玉在前,“羽扇纶巾”便俨然成了后世知识分子仰慕先贤的“标配”。魏晋南北朝时诸葛亮的纶巾依旧受欢迎,但因为质地稍厚成为秋冬佳品,轻薄透气的葛巾、缣(jiān)巾则是春夏的首选。缣巾是用细密的丝绢制成的头巾,戴在头上很有飘逸感,十分符合时人崇尚飘逸潇洒的审美。

    值得重点介绍的是葛巾。这是一种以葛藤为原料加工而成的头巾,质地坚硬,透气性好,也是东晋名士陶渊明的最爱。相传在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隐居生活中,就一直裹着一顶葛巾。然而,他却开发了一种今天看来相当“雷人”的葛巾使用方法——漉(lù)酒。具体使用方法是,将头巾解下来过滤酒水,然后依旧裹在头上,下次需要时再重复以上步骤。

    史书中将此传为美谈,后代诗人也常常吟诵赞美,如唐代颜真卿《咏陶渊明》诗:“手持山海经,头戴漉酒巾”。葛巾还因此被美称为“漉酒巾”。头戴漉酒巾的陶渊明,活脱脱就是魏晋风度的代表,正是有才就是任性。


    从平民晋升的乌纱帽

    隋唐时期,一种新的头巾形式登上了历史舞台,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幞(fú)头。宋代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记载了幞头的详细使用方法:“幞头一谓之四角,乃四带也。二带系脑后垂之,二带反系头上,令曲折附顶”。幞头看起来很像加强版的帩头、幅巾之类,然而据考古学家孙机考证,幞头虽然远承汉晋幅巾的形式,实际上却是由鲜卑帽发展而来。在唐代,幞头和同样充满胡风的缺骻袍、蹀躞带、长靿靴一道,成为男子常服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从皇帝到平民,日常都要裹上幞头。

    来自于百姓的头巾,这时也还算雅俗共赏,然而幞头接下来的发展却渐渐有些“脱离群众”的苗头,形象点说,就是长得越来越像冠冕了。

    仔细琢磨头巾与冠冕的区别,头巾软而不定形,冠冕则硬而有型。因此,冠冕代表礼制与正式,而头巾则给人随性与时尚的感觉。但律法严谨的唐朝毕竟不同于玄学当道的魏晋,表现在对头巾的态度上,便是唐朝人对于裹幞头的一点小烦恼。

    幞头在北周与隋代刚出现的时候,用的是较为粗厚的缯、绢之类,系裹之后褶皱比较多。喜爱平整有型的唐朝人虽然心仪幞头的时尚感,却对褶皱大伤脑筋。一个普遍的解决方法是:用细薄轻明的罗纱来制作幞头。皮日休和陆龟蒙这对诗人好友对“幞头罗”的效果就相当满意。皮诗咏叹:“轻明浑似戴玄霜”,陆诗唱和:“薄如蝉翼背斜阳”。不过,居庙堂之上的兵部尚书严武,对平整的追求显然要高过这两位处江湖之远的诗人。唐代笔记小说《封氏闻见记》记载了严武裹幞头的心得,简而言之是一种“水裹法”:“将裹,先以幞头曳于盘水之上,然后裹之,名为水裹。”也就是先把幞头在水里泡,然后趁湿往头上裹,头发沾水就会有定型的效果。据说严大人的同僚们十分欣赏这种方法,于是纷纷效仿。这么一来平整是平整了,只是不知道诸位大人们会如何解决幞头湿淋淋往下滴水的问题。

    除了改良幞头的质地与裹法外,唐人的幞头里面也大有乾坤。吐鲁番阿斯塔那出土了一种唐代用于幞头内衬的硬质网状物,就是时常见诸新旧《唐书》以及《唐会要》《通典》里的“巾子”。早期的巾子使用硬布制成,套在发髻上,成为幞头定型的底衬。幞头的形状也因此丰富多彩了起来:内衬“平头小样”巾子的,裹好了就是平头幞头;内衬圆头巾子的,裹好了就是圆头幞头;还有尖巾子、踣样巾等等。正是由于巾子的衬底作用,唐人幞头虽是头巾,看起来却颇像硬质的帽子。

    时尚先锋苏东坡讲古代男子时尚而不言苏东坡,感觉会很对不起他老人家。苏东坡在宋代的时尚号召力,堪比今天著名服装设计师“老佛爷”卡尔·拉格斐,凡他特立独行兴之所至的发明创造,全都引领一时潮流。

    后世流传的苏东坡“标准像”中,他的头上都戴着一顶高筒短檐帽。如赵孟頫所画“苏轼立像”、八大山人朱耷所画“东坡朝云图”等。帽子由乌纱做成,帽身较长而帽檐极短,颇像一个高高的筒子倒扣在头上。这是苏东坡在元祐元年(1086年)改良的一种摘戴方便的帽子,时称“东坡帽”“子瞻样”。苏大学士的名人效应引来大量仿制,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京城的儒生、外地的士子,几乎无人不戴。逢年过节,大街小巷几乎清一色的东坡帽,煞是惹眼。

    宋代杂剧盛行,据说有次高级宴会场合,几个杂剧演员扮演文人,先是大家争夸自己的文章好,后来著名演员丁仙现出场,他说:“我的文章盖天下,谁人敢来比诗画”。其余几位“文人”说他吹牛,丁仙现指着头上的帽子说:“你们没看到我头上的‘子瞻样’么?”效仿偶像装扮,大概是古往今来名牌服饰大受欢迎的通因。不过“苏门六君子”之一的李廌在《师友谈记》里对此狠狠地嘲讽了一道:“伏其几而袭其裳,岂是孔子;学其书而戴其帽,未必苏公”。即便戴了帽子,苏东坡是苏东坡,你是你。

    苏东坡改良的帽子不止“子瞻样”,他被贬到广东惠州的时候,在南方人用的斗笠笠檐处加上了一圈几寸长的黑布或蓝布,防止阳光直射到人的脸庞。这种为田间地头劳作者设计的“东坡帽”名气不如“子瞻样”大,却深得老百姓的喜爱,在民间流传甚广。另一顶“东坡帽”是元符二年(1099年)的发明,当时苏东坡被贬谪到更加遥远的海南儋州。弟弟苏辙正担心哥哥会幽愤成疾,却收到苏东坡的儿子苏过寄来的一顶“椰子冠”。不消说,这又是苏东坡在海南新发明的帽子。既然还有心思折腾帽子,看来兄长在海南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于是一顶帽子,却让人读出“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的深情。

免 费 咨 询 报 价
大师
监制
全大果
紫 檀
全程
咨询
售后
三包
免费
送装